(●—●)墙头很多

[兵戈]第四章——朝堂

扫雷:执离粉勿入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一位身穿银色盔甲的少年,观其面容不过二十出头,但神情却与多年驰骋沙场的将军一般威严。

  “齐将军到。”

  座上白袍,颇有贵气的男子闻之,立即起身,小步慢跑至少年前,双手托起少年欲行礼的手,“小齐,不必多礼。”

  “小齐,来找本王是有什么事吗?”白袍男子的双眼注视着少年,话语中不难感到一丝柔情。

  少年不敢直视男子的目光,只好将目光移至别处,“王上,末将收到一封匿名信,信中写到天枢通商意在与天璇共同制衡我天玑。”

  “小齐,你容本王好好想想。”男子感到头有些沉重,身子不稳似有倾倒的趋势。

  少年看此状,立即伸手将其抱在怀中,以免男子摔倒,“王上好好休息,末将替你传医承。”

  天枢

  天枢王亲启:不知天枢王意欲何为,是欲背弃?或欲别?——宾

  孟章看完蹇宾的信后,为安盟友之心,提笔回信之。

  天玑王亲启:天玑王不必多虑,通商仅是为充盈府库,且此事亦助天玑之患根治之法再进一步。——章

  孟章心想此事,蹇宾必不会善罢甘休,于是通知仲堃仪尽快从天玑撤回。

  天玑

  朝堂之上,百官站为两列。一列以齐之侃为首的武官,一列以天官署为首的文官。

  蹇宾端坐在朝堂之上发问百官,“天枢欲借玉衡故道通商为名,协同天璇来制衡我天玑,诸位有何看法?”

  一名老者站出,“王上,老臣认为,此时增兵不妥,还请三思。”

  蹇宾追问,“有何不妥。”

  “如今各国都息了刀兵,各自休养,若突然调军,势必引起其他三国的注意。老臣昨天夜观天象,将星移位之兆,大约就是应在此事上,切不可疏乎大意啊。”

  其余以天官署为首的文官一同跪下,“王上,天意不可违啊。”,“还请王上三思。”

  齐之侃站出,“那若是天意,不利于我天玑国呢?”

  此时文官们静了下来,不知如何反驳。

  蹇宾说道,“本王觉得此事齐将军去看看也好。”

  文官们别无他法,只好附和蹇宾的话语,“全凭王上做主。”

  下朝后,蹇宾与齐之侃回到寝殿中,蹇宾遣退了外人,也不顾齐之侃在场便发起了脾气,一手掀翻了桌上的奏折。

  齐之侃待蹇宾发泄完情绪后,捡起地上的奏折,走到蹇宾身边,细声安慰道,“王上,不必为了国师大动肝火,贵体为重。”

  蹇宾一脸委屈的看向齐之侃,“叫本王如何不气,今日朝会让本王觉得这朝堂之上已经姓若了。”

  “王上放心,末将一定助王上扫除一切障碍,唯肝脑涂地以谢君恩。”

  “本王信你。”


评论
热度(7)

© 不过六级不改名 | Powered by LOFTER